余斯福集金石书画一身‧扎根本土开拓多元艺术路

余斯福集金石书画一身‧扎根本土开拓多元艺术路多数艺术家都选择专注在一门艺术,精益求精。不过,本地艺术家余斯福集金石、书、画于一身,书法兼博各体,犹擅篆书;画并山水、人物、走兽、花鸟、虫鱼,篆刻则尝试各法另闢渠道,成为大马艺坛少有的多元题材艺术家。他一生为艺术而坚持,即使为生计从事过多种行业,也不遗余力地推动艺术教育。今年70岁的他,成为全职艺术家,依然秉持着“艺术为世界语言,是一座联结人与人之间的桥樑”为创作理念,以最真诚写实的方式展示作品。1944年,余斯福在霹雳怡保出生。父母在小时就离异,所以童年生活不太稳定。兄弟俩有时跟爸爸,有时跟妈妈,住过好几个州属,唸过8间小学,过着流浪般的生活。不过,他可以说天生喜欢画画。在三四岁时就常捡拾人家丢弃的纸笔乱涂,完全很自动的出发点,没有人理也不懂得画甚幺,纯粹只是喜欢涂鸦。因此,他认为,绘画的兴趣是自然培养的。他一直都维持着这个兴趣,也因为搬迁的流动,反而增加他对自然界的细微观察。“因为我们生活在乡村,每天面对着自然景物,如树、鸟类、虫等,对一景一物比他人更观察入微。比如我捉到一只草虫,便会反覆的观察,包括牠的神态和形态。今天我会画很多昆虫,都是那时的一种观察所得,记忆犹新。我曾进过乡村也住在甘榜隔壁,观察到马来人的生活举止,我都会将那种印象带进画里。”余斯福正式接触艺术是在1958年升上芙蓉中华中学后。初中二下半年时,他每个星期六参加“美术研究会”,当时的美术老师是锺正山先生。16岁那年,他就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赴新加坡南洋美专深造。各种艺术题材都感兴趣“当时,西洋画是主修,描素、水彩是必修。”对于多元化题材,余斯福笑说:“我很花心啦。哈哈哈。其实我本身对各种艺术题材都很注意,所以每一样都有下点功夫。很多人以为我是美专毕业,是科班出身,其实都不是。我选修水墨画,书法和篆刻完全自修。”他在新加坡住了6年,读书和做工。1962年自美专毕业后,他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画戏院的广告,不过,只做了几个月就离职。经介绍下,他在“新加坡神学院”做园丁约一年,1965年12月尾才回来马来西亚。为了生计,余斯福从事过多种行业,包括广告、工厂、创业。他也到过香港学裱画,回来后自开裱画店,惟难以生存,唯有重操旧业成为美术设计划图员。1972年,他进入马来亚大学医药系寄生虫部门当画家,在空调里透过显微镜,非常专业地画了一年蚊虫孑孓。过后,他再出来创业,却时逢经济不景气,苦撑了10年,结业。原来,余斯福对音乐也有兴趣,曾投入参与大型舞台剧《汉丽宝》演出。1984年,他和一班朋友成立音乐美术学院。至于艺术教育方面,其实在南洋美专毕业后,他一直都有私下教课,1985年应芙中教师之邀正式到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当讲师,直至2004年退休,结束了19年的教职。2009年,余斯福再度受芙蓉文丁林登大学聘请为讲师两年半。2011年卸下学院与大学教务成为全职艺术家,专心创作,空暇间私授书画。算起来,他一共打过11份工,现为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署理总会长。新和旧永远在循环余斯福常跟学生说,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要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里,对每样东西深入的观察了解。知彼,就是你平时有接触它、了解它,所以容易把这些东西準确带进画里,这是现实的。思想看法可改变风格“若是抽象,它会随着画家演变,可能从非常写实到非常抽象,但日常生活还是在记忆。比如毕卡索,他的画多少人看得懂,但他本身是从写实画开始的。那些着名的超现实画家,以前都画到非常写实,但随着时间思想和看法的改变,风格也就不一样了。”他说,有些人到了今天还是一世人不离不弃的写实,有些人完全不是,但这些人不会影响到艺术的存在价值,因为新和旧的东西不断地在循环、结合、分离、分了又再结合,比如现在很多新式屋子的门前还设有希腊古典式的柱子,这是结合和演变,没有所谓淘汰或排斥,因为新和旧永远都在循环。大马艺术惨淡经营余斯福从1965年回马至今,教课廿余年,对于马来西亚的艺术发展又有何意见?他只用一句形容:“非常惨淡经营。”他直指,这与国家在注重文化艺术方面缺少了一些认知有关。“政府在搞人民团结、经济,就忽略了人文,没有真正鼓励大商家或大财团向艺术家购买艺术作品或提供赞助,所以大马艺术家都是苦哈哈的支撑着场面。我们只有默默耕耘,自己既然投入这一行,免不了往自己的兴趣坚持,儘量把自己的艺术推向更高层次。“大家都很难预料未来有甚幺改变。这里不像中国,以我这样的年龄和经历,我相信我若是在中国已有过千万身价,因为他们为艺术计价是以方尺来算,一张书法一方尺就一万多元了。”艺术无价艺术可以金钱衡量吗?余斯福坦言,一般上艺术无价,但最终还是脱离不了用金钱去衡量那个价值。“你画了画,写了字,总是要卖的,不能说不断收藏,收到塞满整个货仓有甚幺用?所以你会拿出来展览,有人欣赏就会看看你的价值,初期的作品定价肯定偏低,慢慢地随着你的资历、知名度和地位的提昇,价格就会提昇。”无论如何,余斯福并没有到过中国发展,因为没有门路,也没有想过去中国发展。“中国是一个很火红的市场,但若没有人引荐,毫无目的,很难闯得进去。而且现在的中国不比以前,生活费越来越高,要用多少钱才能支撑在中国的发展?很难。早年到中国发展的,今天也不过如此。”带出本土元素题材综观余斯福的作品,多元且掺了不少本土元素。“的确,我的很多作品已不是画传统的中国山水,不是说中国山水不重要,那是一个基础,但是我们不能永远跟着前人的脚步去画山水。这样的山水已经超过千年历史,现在中国画家还在画这种东西,难道我们还要去画这种东西?“所以你看得到我的很多作品取的角度不同。我把本地的一些元素带出来,这样才能算是马来西亚的代表。若你还在画中国山水,你算是中国人,还是马来西亚人?”乐观看本地艺术风中国整个人文艺术的大气候强劲,余斯福坦承,在海外的艺术家也受到一点点的影响,但要等多久才真正感觉到那阵风掠过身体,这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们开始看到乐观的情况出现,比如有些拍卖行在大马成立了,也许目前只是起步,拍卖行主要可以培养收藏家对艺术的认识和爱好,然后可能有一些客观因素,就是你本身是很高调还是低调,这就决定你接触社会的活动量。”中国画代表亚洲艺术品种他说,本地比较流行收藏西洋油画和水彩,中国画固然是代表亚洲的艺术品种,可是要得到全民认识还是需要时间。余斯福办过不少展览,今年7月5日至13日,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联合马来西亚创价学会主办了“新的跨越—余斯福金石书画回顾展”蕴含了余斯福在艺术与人生的道路上,七十而后崭新出发,再创高峰的心志。展出的作品都是他的心血。/副刊‧报道:李翠媚‧2014.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