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垃圾学长强暴了,男友温馨陪伴到退伍后。。。 女友居然提

女友被垃圾学长强暴了,男友温馨陪伴到退伍后。。。 女友居然提 

这种学长到底要了干嘛
这种噁心的男人
怎幺不去让他进监牢啊

再怎幺传统也不能这样吧???

这个女生。。

真的是太悲剧了....


------------------------------------------------------------------------------
他上了妳,然后呢?Part1
看板:男女 发文时间:下午1点12

这是一个回忆 充满妳眼泪的故事

我永远记得妳哭泣的脸
在我怀里 那是妳最脆弱的时候

女朋友叫小静,在求学时候就非常受欢迎,而我是一个宅男,不肥但是长相却很普通,她朋友对我的批评我也知道,不外乎就是带不出去,看到脸就冷感,甚至鲜花插在**上都说过,我都知道,但是这也是事实,于是我不想去争辩太多。


当我在学校看到妳的时候,真的一见锺情,完全不夸张的说法,一头长髮带着甜美笑容,眼睛会笑,皮肤白皙,身材偏瘦落落大方,如果要说像谁,很像豆花妹蔡黄汝吧!这样的长相就是打从心里的喜爱,刚好我们上通识课程,妳主动要当班代,那样的自信魅力在妳举手的时候,所有人的眼光投注在妳身上,震慑住班上同学,也是因为这样,我偷偷记下妳写在黑板上的电话与姓名,展开了追求。

想当然有机会就不会放过,我传了第一封简讯,开始了我们不断的交流与认识,我讶异的是妳也对我有印象,这是我最极尽疯狂的追求与恋爱。

前一年我们其实非常恩爱,常常黏在一起,而她身边也不断的有其他追求者,这对我来说都不是威胁,因为我们很相爱,跟静交往后我才发现原来甜美的外表下,内心是很传统的,也许是乡下女孩的关係,我们的关係就很像朋友更像伴侣,精神伴侣的感觉,也因此我很珍惜她,没有任何想发生关係的想法,但...在毕业后一切都变了。

毕业后我们各自有不同的选择,我选择当兵,妳选择继续念书,这个研究所是妳想很久的,我们唯一可以见面的时间就是假日,平日只能靠简讯联繫或是晚上偷偷的甜蜜连线,从言谈中知道这个研究所不好念,但是妳很努力的想要追上课程与顺利毕业,也隐约知道有个研二学长有意无意缠着妳,但是妳很乖的没有搭理他也很贴心的希望我不要担心…妳就是那幺贴心乖巧,而我真的也没有担心过妳。

就在某一天,我记得跟这几天气类似也在圣诞节前没多久,又冷又不断下雨,妳跟我说当天在学校準备论文资料,因为研究室不只妳一个,还有同学与学长姐们,有了大家陪伴下,妳也不觉得孤单或是担心,我还在準备要站0204的夜哨,这个哨我最讨厌,因为没有办法睡饱又容易分心,尤其是在冬天。

不知道是几点,我的手机有简讯的震动,当然当兵不能带手机,可是因为準备要站夜哨加上跟长官与学长的关係还不错,所以也睁只眼闭只眼,那个气氛我永远记得

「我…被强暴了,亲爱的你在哪里」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静,妳在哪里,怎幺回事???』
我顾不得等等要站哨,赶快起床打电话给静,此时我的心脏像被重击一样
嘟嘟嘟…几秒钟的时间却好像很长
静一接起来,完全认不出来的声音
哭声夹带着崩溃的声音,沙哑嘶吼着
「呜呜呜呜,他为什幺这样对我,他怎幺做这种事情…」静大声吼着

『静,怎幺回事,妳被谁欺负了,妳在哪里,妳怎幺了…』我连珠炮似的不断想问出些什幺,我不能不知道答案。

「啊…我好髒好髒,我再也不是你心目中那个女孩了,我真的好糟糕好髒…」静无法控制的彻底崩溃

这几个字深深的刺在我心里面,我右手握着手机,左手紧握拳头,恨不得拿枪冲出去杀了那个王八蛋,可是我在军中啊!妈的,当兵当成乌龟王八蛋,虽然不是第一个,但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的想杀人。

『静,妳在哪里,妳先冷静跟我说,我目前在军中很担心妳,可是我无法走开,先跟我说妳在哪里好吗?』
我这话说得咬牙切齿,那种恨意之重,如果放个石头在我嘴巴里,我也会用力去咬一样。

话才刚说完,静就挂断了…

剩下冬天的我站在军中走廊不断哭泣

-----------------------------第二集分隔线--------------------------------------

哭声不能太大声,怕会吵到学长与长官们,哽咽声伴随着雨声,想哭却无法大声哭很痛苦,当晚的哨配了枪发现自己想杀人的想法油然而生,整个哨都在自我脑补所有情节与过程『怎幺被蹂躏怎幺摧残着静』,最坏的情况通通在脑袋想了好几遍,而我却没有办法做什幺事情,此时我真恨我是个军人。

我忍住眼泪忍住所有冲动忍住所有可能会失去理智几近疯狂的任何想法,为了就是……找出真相与兇手。

早上我随即跟军中长官请了病假,长官看我精神状况很不好,问了我的情形也即刻让我请假离营,大概也是怕我会发生不可控制的事情,后来听别人说,还好我没有冲动,他如果知道我的状况,还让我配枪,万一发生事情整个军营可能会很严重,不过这是后话了…

离营后我马上打电话给静没有任何回应,嘟嘟嘟…,静的家里也没有人,这让我非常担心害怕,我的确已经接近崩溃边缘,脑袋一片混乱,静以前不会有任何不接电话的行为,我开始有了更多脑补,一切都十分不寻常。

接着我跑去了静的学校,这是静最后一次跟我通话的地方,一定可以得到什幺消息,系办早已关门,我看着门想着里面静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我眼泪再也止不住……

接着我打电话给静的好朋友与弟弟,终于有个静的好朋友接了我电话,太第一句话就哭了,「静现在在医院,她割腕自杀…你赶快去看她!」好好的一个女孩,活泼开朗的女孩,怎幺一夜之间就变得这样?

在医院的静完全让我认不出来,蓬乱的头髮,双眼泛红浮肿,脸色惨白,手上的伤口渗着血,左右手腕各有红肿的印记,剩下的我不敢看,每看一次心就被重重的割一次,在她身上似乎看的出来当时的不断挣扎与抵抗,唯一平静的只有她熟睡的脸,这是我目前可以得到的答案。

一阵阵的脚步声传来,听得出来是静的家属声音,带点吵杂与争论,往病房里面靠近,接着我看到了静的家人与「警察」!!静的妈妈看到我过来,用力的抱着我,其实她们已经把我当一份子了,接着哭了起来,我也跟着哽咽着,接着警察就开始询问我一些跟静的事情,大概是说话声音吵醒了静,静醒了过来,张开眼睛看到我出现,情绪溃堤眼泪不停的掉,声音却发不出来,只能呜咽着…呜呜呜呜。我知道这是静目前所能做最大的反应。

警察接着询问静,并且请我们家属出去,我跟警察示意想要留下来,但是警察表示没有办法,我看着静,静的眼眶打转着泪珠,似乎很害怕我再不见,但是警察还是请我们出去,希望我们能够配合…

在病房外面我不停的听到静的哭声,还有嘶吼声,我知道这些笔录永远都是她的伤口,听着嘶吼有多痛我的心也有多痛....

警察离开了,我紧紧抱着妳,没有说任何的话,妳不断的对我说「我好痛我好髒....为什幺到底为什幺...」一字一句撕裂我的心脏一样,我什幺都没说却越抱越紧。

在出院之后,我为了让静能够从阴影中出来,除了每天陪她聊天外,假日一定去带她出去走走,害怕她再度想不开,这样的陪伴持续到我退伍。

退伍后没多久,我开始準备找工作,这段时间静暂时休学,先处理好这个事情,辗转从她朋友听到一些耳闻,心里有点疑惑却无法证实,直到静跟我提起分手这刻起。

某天静打了电话给我,口气缓和平静的提出分手打算,我充满诧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接着静就哭了起来,
「对不起,我知道你一定没办法接受,你没有做错什幺事情,是我自己没办法接受不好的自己来面对你,
谢谢你无微不至的照顾。绝对不要问我原因,我也不知道我怎幺了...拜託你跟我分手好不好」静说完就哭了起来,
我一向都顺着她的,这件事情我真的无法接受...但是看静如此的哀求我,最痛的就是你爱她却要放弃她,于是我选择让她走,不要让她痛苦下去,而且我答应她还是会照顾她,至少在这段期间。

分手后没多久,有一天之前她的好友(就是告诉我她自杀的那个好姊妹)传讯息给我要跟我说有关静的事情,我们碰了面后,她说请我听完喘一口气,「你知道静交男友了吗?」,『我不知道,怎幺会⁇』「你知道静的男友是谁吗?」『谁?』
「是那个强暴她的学长,而且这个学长在你们交往的时候就一直缠着静,
可是静都不理他,然后还一直损你的长相觉得静配上你根本是暴殄天物!!」

我承认从来没有如此想杀一个人的时候,尤其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可是我还是要问完到底怎幺回事,『为什幺静会跟他交往?这个禽兽伤害了静,他到底凭什幺跟静交往?而且静不是已经告了他?为什幺会变得这样?』

我无法控制我的音量,最后一句尤其更是大声,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控制。
「他拜託静和解,还写了一大堆讯息给静,希望静能够原谅他,他是真的很爱静,想得到静才用这个方式。重点是静也心软了。而且...」
『而且什幺?』
「静的第一次就被他给毁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偏偏静又是个想法很传统的女生,第一次想要留给未来的老公...而这个禽兽趁大家都回家的时候,看静一个人很认真写论文,就去买了宵夜跟酒打算让静休息一下,静的酒量不好被这个禽兽猛灌酒就被性侵了。」
「静说她不是你心里那样好的女孩了,她第一次没有了,她没资格跟你交往了,这就是她为什幺要跟你分手的原因。」『啊啊啊...干他妈的垃圾...啊啊啊』,『他上了妳,然后你们最后在一起』

老实说,我到现在已经忘记我怎幺找到这个垃圾然后痛扁他一顿,我只记得我失去理智,当我找到他的时候,真的把我所有的恨意发洩在他身上,甚至想过打死他被判刑都无所谓,他没有还手只是站着不动让我打...我不想连最后男人的尊严都没有...。

PS:也许有人觉得我在编故事,你们怎幺想我没关係,我只是想说出我的经历,人要深深爱过才知道深深恨过是什幺感觉。谢谢大家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