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吁庭外和解‧顾客开4条件‧“KFC不赔偿道歉庭上见”

警吁庭外和解‧顾客开4条件‧“KFC不赔偿道歉庭上见”(雪兰莪.沙亚南9日讯)警方宣布将援引刑事法典323条文(蓄意伤人)调查肯德基家乡鸡快餐店(KFC)职员殴打顾客案件,并希望双方可以庭外和解,不要把事件张扬。不过,伍姓顾客的母亲却声明,若要庭外和解,必需达致4个条件,否则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包括涉及殴打儿子的职员公开道歉。不愿透露姓名的伍先生母亲,週四陪同儿子前往沙亚南警区录取口供后,受询时指出,除了涉及的KFC职员必需道歉,有关KFC店的总经理及KFC总公司也要公开道歉。她说,4个条件是K F C赔偿损失,包括时间、名誉、精神及金钱上的损失,赔偿数额由律师决定。赔偿数额由律师决定週四,警方分别召见事主伍先生、其妻子和妹妹,以及涉及伤人案件的3名KFC职员前来录取口供。沙亚南警区主任查希迪受询时披露,他将会在接获副检察司的指示后,才决定进一步调查。“警方是在接到投报后,援引刑事法典323条文(蓄意伤人)调查此案。”据了解,警方于週四召见事主及家人,并对事主声称将会同时间召见KFC高层共同进行3方面会谈。警方约3方面会谈伍先生在亲友共9人的陪同下,在下午3时前往沙亚南警区,不过KFC的高层未如期出现,而警方也分别向事主的妻子及妹妹录取口供。伍先生的妹妹说,警方在发现出现大批媒体后,曾要求他们不要过于张扬而把事情搞大,希望可以庭外和解,平息风波。顾客警局遇见涉案职员伍先生与家人在沙亚南警区逗留2个小时后离开时,在电梯门口与涉及殴打他的KFC职员,以及涉案的另两名KFC职员“冤家路窄”。事主的妹妹对记者声称,警方是以要求他们及KFC三方会谈为由而召见他们,不料KFC代表为没有出现。“警方一直对我们说,KFC的高层已经到达,不过不希望我们碰面,于是在我们离开后,才要KFC的高层进来。”她说,他们离开时,在电梯门口遇到3名KFC职员,相信警方所谓的高层,就是那3名职员,警方应该是为了避免双方碰面,而分别召见。她披露,对于在警局遇到职员而感到惊讶,而警方表示将会针对此案作出进一步调查,并询问她是否可认出涉案的职员。她也说,警方在週三曾对他们指出涉案的职员已潜逃,而且警方已持有对方的资料,将会上门拘捕他们。KFC致电顾客妻要求和解伍先生说,KFC曾致电其妻子要求会谈庭外和解,而他们也有洽谈的打算,然后才作下一步的决定。他认为,KFC必须负起社会责任,补偿他在名誉、精神、工作、时间及金钱方面的损失。另外,伍先生的母亲指出,事发后,KFC曾联络上其儿子要求见面及面谈,不过他们没有答应,而KFC方面迄今也没对他们道歉及提出赔偿。她说,儿子事后到马大医院验伤及报警,此次召见是警方第二次与他们面谈。“今天是沙亚南警区查案官召见我儿子,警方说将会同时召见KFC的代表与我们会谈,不过我们到达2个小时,还未看到KFC代表出现。”涉及殴打伍先生的KFC职员身材矮小,身穿青色衣服,他是与另两名涉案的职员一起进入警局,但不到半小时,他便在相信是警员的黑衣男子护送下离开警局。职员离开时,引起媒体竞相拍摄,而他全程用文件夹遮脸,似乎对案件发展并不介怀,脸上一度浮现笑容。查案官吁勿向政党投诉陪同伍先生到警局备案的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特别助理陈嘉伟声称,查案官替男事主录完口供后,曾要求男事主在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下,不要向政治人物申诉此事。伍先生说,他在週三晚上7时许,到八打灵警局报案。警方较后要求他到马大医院验伤。週四(2月9日)凌晨12时许,负责调查此案的沙亚南警局的查案官也到医院向他录口供,随后向他作出有关要求。他指出,查案官也在週四下午3时安排一场协商会议,让他与快餐店的相关人士会谈。顾客否认动粗说髒话在网络上疯传的KFC职员殴打顾客短片引起诸多流言蜚语,被殴的男顾客召开记者会澄清,他在冲突中只是大声责骂快餐店职员,但不曾说出任何“不乾净”或带有种族歧视的话语辱骂对方,甚至激怒对方出手打他。他说,快餐店职员以手箍着他颈项,并用拳头打他的后脑,然后再踢他,甚至要打他的妻子及妹妹。而他的妻子,即短片中穿着橘色衣服的女生则为了自卫,导致在混乱中用手敲打对方的手臂。男事主的妻子伍太太强调,她当时也很激动地大骂对方:“为甚幺要打人,为甚幺连女人也要打?”当时餐厅里有很多人,她甚至呛对方若够胆就当着众人面前打她。这就是为何在短片里,当快餐店职员踢倒男事主后,这名穿着橘色衣服的女生,才会在混乱中用拳头打对方,随后再与对方针锋相对。男事主姓伍,来自旧古仔路,从事平面设计工作。他是继日前在佳礼论坛撰写事发经过后,週四与妻子、妹妹,以及近十人的亲友团一起到泗岩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再度亲自向媒体口述当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声称,召开记者会的目的是要澄清网络上流传对他不利的流言,包括指责他恶言在先,甚至还有网友自称自己是该间快餐店的员工,目睹整件事情的经过,反指责是伍先生先出手打人及挑起种族纠纷。疑拍照激怒对方伍先生声称,他听见快餐店职员辱骂他们是猪时,曾想冲上前与对方理论,但他的妻子发现其中一名职员猛挥粗铁条呼喝消费者快点离开,于是赶紧将他拉离现场。但他较后心有不甘,决定用手机拍下对方的样貌及名字,方便向当局投诉,疑此举动激怒对方而被殴打。他二度重返快餐店时,柜台处的职员生气地不停质问他:“是不是要吵架?(maugaduh lagi)”,然后从柜台及厨房冲出用餐的範围。而伍先生也大声责骂对方:“这是KFC,你们这是甚幺服务?我要报警。”他的话才说完,就突然被人挥了一拳,接着对方用手箍他颈项,再拳打他的后脑,然后把他踢倒。“整个事发经过就如网上传播的短片一样。”他曾想要报警,但基于没有证据而罢休。如今有了网传的证据,他才到警局报案。事发后,3人只拨电至KFC总部投诉,直至週三(8日)早上在面子书看到自己被快餐店职员殴打的短片后,他们才知道整个过程已被第三者拍下。以后不吃KFC伍先生与家人异口同声说:“以后不吃KFC!”他们对于KFC的服务态度感到失望,并表明再也不会光顾。忆起当天的情况,伍先生说,当时店里有数十人在排队,而分店经理却与其他员工在一旁聊天,态度怠慢,也未及时点算剩余鸡块的数量,以儘早通知仍在排队的顾客。伍先生指出,最让他感到失望的是,快餐店经理在此事中从头到尾只是站在柜台处,不曾出声阻止他的职员勿作出如此无礼的行为。“我被殴伤后,只有普通职员及在场的消费者把我送到餐厅外休息,不知名的职员还要求我先行回家,日后再协商该如何解决此事。”KFC内部调查大马KFC週四晚在面子书上贴文指出,该集团已将肇事者及整间快餐店的工作团队停职,以展开内部调查,并掌握实情。该集团也已经就此事件报警,并指打人事件已经违反了大马KFC的标准价值观和道德规範。“KFC非常重视员工与顾客之间的信任与互动关係,但在这次事件上,我们过去的训练、监管每家分店的品质、安全与经验,让职员与客户都满足的模式,显然是失效了。”因此,该公司除了会对打人者採取对付行动,同时也会改善及加强训练计划。‧2012.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