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过无法帮到丈夫‧纪律教父走了‧妻憾未见一面

我难过无法帮到丈夫‧纪律教父走了‧妻憾未见一面(槟城)儘管多年来饱受家里一老一少患病的精神煎熬,但李腾妻子陈玮玉却从未放弃患有癌症后复中风的丈夫,并一心希望丈夫会好起来,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丈夫于今日(週日,8月15日)上午9时35分在槟城医院过世。对此,陈玮玉表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90年代被誉为恆毅“纪律教父”的李腾,经多年癌症和中风折腾,后来被安排到槟城医院接受治疗。陈玮玉接受《》访问时说,她非常难过无法帮助到丈夫,即使在接到通知,赶往医院,仍无法见到丈夫最后一面。灵堂设家里她说,除了患有红斑狼疮症而瘫痪在家的女儿李仟丽要照顾外,在一週前其母亲也因跌倒而暂住她家,因此在三头忙之下让她真的分身乏术。她指出,原本打算在上週六安排丈夫出院,后来一直无法找到人协助载送,至到週日上午一名友人答应帮忙接送时,就却接到丈夫病危的紧急来电。“我们上午10时许赶到医院时,丈夫已逝世,我们无法见到他最后一面,这是令人感到遗憾的。”对于丈夫的逝世,最叫她感遗憾的是不能接丈夫回家。在电话访谈中,陈玮玉却显得非常坚定,她说,目前家人都要忙着办理校长的身后事。“我们没经验和头绪,幸有义工协助处理。”她说,目前已联络上丈夫的弟弟,对方一家会在週一(8月16日)赶来槟城。由于放不下家里卧病在床的女儿,陈玮玉最终决定将丈夫灵堂设在家里,让亲友吊唁。从未放弃照顾丈夫遗孀陈玮玉透露,她从未放弃照顾丈夫,近期有热心人士推介适合癌症病人服用的营养补助品,她希望丈夫尝试,并安排丈夫回家休养。“我甚至决定要学习帮他放鼻胃管,输送食物给他服用。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就这样离开了,我真的无法接受。”她表示,她对丈夫的病情仍抱着希望,她在週六(8月14日)凌晨12时到医院探望丈夫时,曾提起要找人接他回家,丈夫很高兴。她指出,当时她在医院逗留半小时,丈夫的精神情况良好,但却没有想到两人隔天便阴阳相隔。“我知道丈夫并不愿意住院,我也不希望,但我们还是赶不及见到他最后一面。”她说,院方指丈夫的死亡时间是上午9时35分,是因细菌感染而抢救不果逝世的。她说,李腾自週一进院后,在医院睡得不好,且最近喉咙有很多痰,不时要抽痰。由于丈夫近日出现多痰现象,她曾要求医院协助丈夫开一个喉管,但却来不及。“我们已购买抽痰器,后来丈夫送院治疗后,我打算留给女儿使用。”盼李校长解脱上极乐世界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表示,对于李腾逝世消息感到伤心,不过,他希望李校长能真正解脱,到极乐世界去。另外,对于早前欲设立“李腾父女医药基金会”,他说,此基金当初是表明由各单位协助筹款,包括恆毅、圣心、《》等单位,但随着李腾逝世后,他相信款项会先协助李家处理身后事。日后,再视各单位意愿,决定会否继续为其女儿筹募医药费。除外,他希望李家能节哀顺变,并能坚强面对,他将前往李腾家,观仰李腾的遗容及慰问李校长的家属。为夫唸经涂符水李腾的妻子陈玮玉透露,丈夫逝世前一晚,她还去医院见他,并劝勉丈夫相信佛教,丈夫也点头答应。“我替他向人讨了一些符,带去医院给他,还替他念经,给他涂上符水,他觉得很喜欢,还要我多涂一点。走的时候,他还对我说了一句‘阿弥佛陀’。”她说,由于当时已是晚上12时许,她担心干扰到别人,就告诉丈夫第二天早上再来探望他,希望到时他的身体状况会转好一点。盼唤醒夫妻拍遗体1小时陈玮玉透露,在得知丈夫逝世之后,她曾拍打丈夫的遗体长达一个小时,希望将丈夫体内的痰拍出来后,也许丈夫就能甦醒。“有人去了几天,还是醒过来,我们也不是没听说过。我要求医院替他割开喉咙拿出痰,可是他们说他已去世。我替他念经的时候,他的脚动了一下,其他人也看到。可是,他们还是说他已经死了。”她说,上週替丈夫买一台吸痰器,本想替丈夫的痰吸出来后,让他过得舒服一点,孰料,自己还没学会使用,丈夫就已过身。“如果早点学会就好了,可能还能减轻他的身体负担。”家人愁葬礼费用被病魔折腾好一段日子,铁一般的校长不敌病来磨,在週日早上,李腾就这样一声不响的走了,留下的家人却为他身后事惆怅。幸好,李腾生前有功于教育,所以之前恆毅与圣心中学都有为他发动筹募医药基金活动,合共筹获逾1万7000令吉,这笔款项将悉数送到家属手中。李腾被癌磨新闻一出街,在他手中从坏转好的恆毅和圣心中学的学生校友,马上从四面八方聚合起来,口耳相传、号召同学为前校长筹款,以安度校长的下半生。只是这笔来自学生的心意,在来不及送到李腾手中,李腾就已撒手尘寰了。7000医费变丧礼费恆毅中学校长吴文宝对于李校长的病逝不禁感慨:“一切都是注定的。”他週日接受《》访问时表示,李腾的儿子週日一早便来电通知父亲过世的噩耗,而且表达钱不够用,担心家里无法承担殓葬费。由于学校早前通过师生筹款,加上与李校长共事的前老师,纷纷雪中送炭,共筹获7000令吉。“恆毅校友会也个别为李校长筹款,国民型中学校长联谊会加上圣心中学与校友会,我想处理后事的费用就有着落了。”他指出,这笔义款本来是要为李腾储备医药费,校友本来也预备在上週四亲自探望,送上义款。可惜,当时李腾却入院不在,终究缘悭一面。现在学生的心意来不及交到他手上,便顺理成章交託给儿子负责,料理后事。“我告诉李校长的儿子不要怕,后事料理费用就由这笔款项承担。只要家人省省用,一切都会过去的。”他慨叹,一切都是注定的。医药费本来是要让李腾接受治疗,现在可让李腾走得安心、家人也无后顾之忧,也是对这位“铁校长”的一番心意。圣心毕业生捐款不断恆毅师生筹获7000令吉,圣心中学师生成功筹获逾1万令吉,是要让李腾走得安心安详。圣心中学校长王文娟表示,李腾的遭遇在报上传开后,李校长的前学生纷纷通过面子书,呼吁各地的同学,为校长筹措医药费。有的学生远在新加坡,寄来现款,款额最高的一张学生合资支票,就有逾4000令吉。“圣心发出号召后,毕业生的捐款每天都寄给校长,从没有停止。校长原拟在收集一段时日后与恆毅共设基金会,逐月发放援助金,可惜迟了。”她指出,每天捐款如雪片纷沓而至,李校长受学生尊重程度不言而喻。圣心中学董家教,将于週一开会讨论后,才决定如何处理款项,如无意外是“一次性发放”,悉数交由家属处理。她说,李腾校长如果知道,所有学生都为他送上款项祝福,就会了解自己耗尽半生投身教育行列,没有白费。校方对学生的回馈非常感动,觉得就是李校长教导有方,才会教出一批知恩图报的学生。恆毅商处理款项方案恆毅校友会主席方志伟表示,李腾的离世令人措手不及,校友会将即刻开会讨论之前替校长筹获款项的处理方案,并给其家属伸出援手。“校友会本来在上週四要去探访他,可惜校长进院了便打消计划。没想到几天他就走了,只留下遗憾。”他指出,校友会7月24日拉大队到李家探访时,校长眼神坚定、意志力坚强。当时,感觉校长仍有求生意念,万没想到他会转身便走了。目前,校友会未决定义款去向,可能会协助李腾女儿,胥理事会决定。指与父不和儿斥断章取义“我没必要也不需要去澄清我和父亲的关係,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是甚幺回事就已经足够。”针对之前一家报章有报导,指李腾和儿子不和的事,其儿子在受询时并不多作回应,仅以“断章取义”这4个字来回应。他说,他不是明星,也非公众人物,所以,并不想说那幺多也不想登上报章。“父亲逝世已经很伤心,不想再因其他的事情其他的人影响到自己。”新闻背景:一家2病人拮据求助筹款7月23日,恆毅“纪律教父”李腾因患癌复又中风,只能卧病在床。糖尿病併发令他脚部肿烂,两只脚趾发黑被迫踞掉保命。妻子陈玮玉(55岁)声称除了李腾,28岁的小女儿也因红斑狼疮症恶化长年卧床,一家2病人让家里陷入经济拮据。为筹款挺过难关,陈玮玉便向垄尾区州杨顺兴求助。杨顺兴前往探视时,李腾一只眼睛包纱布、另一只眼睛看着人,心中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杨顺兴见状写一张字条表示将会设法助他,要他安心,李腾情绪更是激动。他激动却无法言语照片刊登后,登时引起极大迴响。恆毅和圣心师生校友马上动员,发动筹款救李腾父女,坊间各非政府组织更不断前往探往,人人都要捐款李腾,助“铁校长”渡难关。‧2010.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