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这阵子,香港人最关心的,大概都只有两件事:一亿元的六合彩,以及如何安排年假,可以放最长的假期。

这种事情,对日本的朋友而言,是一件很难以想像的事。他们都会觉得,如果一个人可以连续十天不在办公室,而事情都可以没有任何转变或影响,这个人大抵都在公司没有发挥很大的功用了吧?于是,我的朋友都很少想像自己可以在成为社会人之后,去一个十天或以上的长旅行。

基于这种「会社文化」,也有些文化评论人出来说,日本人不往外面走,总是把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对日本将来的发展都不会有什幺好处。因为,他们都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不知道外面是怎幺样的。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但对香港人而言,大家都希望多向外面走。只要你星期五的时候去机场走一转,你就会发现很多人在星期五晚上离开香港,星期日晚回来,要幺就是星期一早上你在桃园机场看一看,六点多七点的飞机,都总是满客的。大家都希望在台北多待一晚,吃一个晚饭,在星期一早上到机场然后直接回公司。那就名正言顺,I go to work by plane.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最近我都在搜寻,究竟有什幺地方可以周末往返也是快乐的。而朋友说,原来台中有一班飞机,是在星期五晚上八时多出发,然后星期一早上/中午可以回港的。一试,就知道什幺快闪的地方,都得要讲一点缘份。

事先声明,航空公司在这次事件上,处理是很好的。只是一切,都是那幺突然,而那幺难以招架而已。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高雄的上空拍到的照片。那一刻我在想,如果不是约了朋友,我想我就会在高雄找个地方睡就算了。

飞机原先是八时四十五分起飞的。可惜,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听说是香港及广州的航空管制,结果飞机九点多才来到香港国际机场,然后九点多起飞的时候,就听到机内的广播说,原来台中的机场,是有「宵禁」的,所以十点半之后,就不会再让任何飞机升降。后来,我跟台中机场的地勤姐姐们确认这件事,她们说,是这样子的。

如果你选择这一班八时四十分的飞机去台中,那是绝对有可能误点,而不能在台中降落。机长于是说,他们就安排飞机到桃园。当时,机内的乘客都有点反应,但都好像觉得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因为,有同行的台湾乘客说,他们很怕坐这一班飞机,因为只要稍有误点,就要到别的机场降落。好了,到飞机将要起飞的时候,机长又再一次在广播中说,因为他们在桃园找不到舶位的关係,于是飞机就要转往高雄。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在朝马的family mart中,我看了这咖啡。这个世界,也有太多事情努力是没有用的了。

哈哈哈,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飞机内,我才知道我的飞机要转飞到什幺地方。就像一辆红van。

空中服务员都用尽他们的方法令乘客安心,说他们会安排巴士,由高雄把乘客带到台中为止。大家都应该知道,其实从桃园或高雄去台中,如果是坐高铁,倒是差不太多的,所以我都没有什幺大反应。甫下机,我就心知不妙了。一下飞机,已是晚上十一时十分,我已经是快证(多次出入台湾的证件),而且没有行李需要等,直出到机场大堂的时候,便利商店已关门,卖电话卡的店亦已打烊(这一点我有点不明白,其实电话商其实都知道晚上总会有飞机到达,而那些游客都其实有机会需要电话卡,为什幺他们会决定十时三十分就关门呢?他们都觉得所有游客都会有自备的电话卡吧?)。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之前在instagram story 放了这照片,有很多人问我,究竟在台中第一晚,我发生了什幺事。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

那一次,我就是刚巧没有事先準备好电话卡,而出发前,工作太赶忙,我连行程都没有安排好。于是,就马上用机场的wifi 检查好自己的酒店的位置,然后就被在机场大堂的航空公司职员问我:先生,你要去台中机场,还是去朝马?因为,我们有两班不同的旅游车,会去不同的地方。朝马?什幺地方?当时,我连朝马如何写都不知道。而刚巧坐在我旁边的那位台湾叔叔就说:「你还是去朝马吧。朝马至少是市中心,台中机场,如果没有人来接你,你连车都打不出去。」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然后,我就坐在一辆由高雄往台中的高速巴士,在没有网路的状况下,渡过了三小时(听说已经算快了)。而途中,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幺地方。巴士出发前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还想派水给我们的时候,有一个脸臭得可以杀人的年轻女生说:「你还搞这幺多东西干吗?还不开车?」于是那个地勤才施施然的下车,好等旅巴可以出发。

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没有办法处理的。空管不是香港人可以处理的事,误点也不是航空公司想发生的。但我就是困在一班深夜的夜行巴士。而不知道为什幺,台湾的夜行巴士,总是要给人家看电影,而他们播放的,是一套翻版的DVD,而且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中了什幺彩,他们竟然播放《侏罗纪公园》。一套一堆人被困在一个封密的环境,等待天亮就会好的故事。

真的需要这样子吗?

好了,到了朝马,我照旧是没有手机网路,而在台中,计程车不多,幸好在那儿的计程车司机人都很好,用无线电说朝马转运站那边需要很多车子,我就跟一对同样是香港来,同样是住逢甲商圈附近的男女分了一辆计程车。到达酒店,已是晚上三时三十五分。

如果你认为,你真的想去台湾快闪,你还是不要去台中好了。由八点开始在机场的等待,到晚上三时三十分才到达酒店,而中途还要迫你看恐怖恐龙电影的故事,理应没有太多人会有兴趣经历的。台中的东西是好吃的,人也是好的,环境也是不错的。但对不起,只是这航班,已足够令我觉得台中不会是快闪旅行的地方。

台中你的好我懂! 但我看来也是不会选择再去懂你了!  @健吾
你看到我如何一脸厌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