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国股市仍将全球垫底?

中国股市年年获得全球股市表现垫底的殊荣,都是因为“重融资,轻回报”的结果。预计2014年股市的表现与2013年相比还会更差一些。

尽管上证综指上涨了18.45点,涨幅为0.88%,收于2115.98点。但是,去年全年上证综指却下跌了6.75%,成为全世界表现最糟糕的股市之一。当广大投资者对2014年股市充满憧憬之时,这几天A股市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阴跌。

据新浪财经最新的调查显示,2013年中国股市投资者大面积亏损,占比约65%,其中,26.3%的人亏损了20%至50%,7.5%的人亏损高达80%以上。关键是,因为炒股,有32.2%的人生活水平明显下降,9%的人生活面临困难。正如经济学家吴敬链所言,中国股市连赌场还不如。

一方面是中国A股市场表现连续数年全球排名垫底,另一方面,广大投资者在基本面向好的鼓动之下,进入股市便出现了资产缩水的现状。现在上证综指在2040点左右徘徊,而笔者在2001年5月首次去交易所时,上证综指却在2100点。看来,A股市场在13年中,几经起落,除了2006年开始一段让人震奋的牛市之外,股市几乎没有较好的表现。如今在股市存在着几大谬论,坑害了不少投资者,笔者现将其一一列出。

其一,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情雨表,这句话一直忽悠了股民二十多年,但现实情况却远远不是这幺回事。今年以来,世界各经济体面临经济复苏乏力、债务危机、财政悬崖等诸多麻烦,但是国际主要股市仍稳步上涨,不仅指数恢复至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且接连创下历史新高。

而反观中国经济,十多年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其GDP增速在7.5%以上,甚至达到10%。从2001年到2013年,中国经济的总量从9.5万亿元增长到50多万亿元,2010年一举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之相对应的上证综指却连年领跌,尤其在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和欧债危机连绵的最近几年,中国股市的“熊样”完全成为上述规律的最有力的反证。笔者认为,经济好股市未必能好起来,因为经济存着结构性问题,但基本面不好,股市肯定牛不起来,这是铁律。

其二,炒股不讲究智商和学识。前不久,国内一家媒体刊登题为《经济学教授炒股4个月亏百万,直呼想不通》的消息称,上海某高校经济学教授王强自认为熟谙宏观经济理论,拒绝“听消息”,拒绝看股评,专心研究股市基本面。然而,王强炒股半年陷入严重亏损,最终他总结的教训是“靠基本面投资根本无法获利”。笔者认为,如果从一个长远3-5年周期来看,真正在股市中赚钱的人太少。或许有人会认为把钱存银行会货币贬值,但拿钱炒股票无异于赌博,届时就是财产大幅缩水的问题了。

毫不夸张的讲,在中国炒股与宏观经济无关,目前绝大多数股民难以分享受到经济增长的硕果。与学识、智商无关,因为专家抄股照样亏损,就连股神也一直维系着“你方唱罢我登场”,数年一轮回的格局。那幺A股为何会年年沦为全球最熊的资本市场呢?

首先,在中国每年的元旦过后紧跟着就是春节到来,机构投资者要幺无心恋战,要幺急于结账。这恰巧又是社会上方方面面都急需用钱的时候。继去年6月的钱荒导致股市暴跌之后,12月底再次出现“钱荒”深深的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而欧美日等股市则不同,他们的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大多流向了资本市场,而非实体经济,所以对于股市来说驱动其上涨的不是基本面,而是流动性和赚钱效应。

此外,IPO重启,让市场担心后市的流动性问题。IPO重启对股市的压力不容小觑。按照外资机构预计报告分析,2014年A股IPO预计将有200到230家在审企业可完成发行,总融资额或将达到1500至1700亿元。而在今年1月份,或将有50家企业获准上市发行,累计募集资金将高达300亿元。若再加上股市再融资3000多亿、大小非减持等因素,2014年股市的表现将比去年更差。

再者,中国经济的各种风险阻碍了股市上涨的进程。虽然投资者这些年来没享受到经济上升的好处,但风险释放时,却要为之买单。地方债务剧增。审计署12月31日公布的审计结果表明,地方政府债务已在不到3年的时间飙升至17.9万亿人民币,其增长近70%。截至目前,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量达到30.27万亿元,约为2012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8%,而且今后三年地方政府债务将有近一半集中到期。

此外,PMI回落,说明中国经济复苏的势头还不牢固。1月1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3年12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1.4%,较11月份的51.8%回落0.4%个百分点。从分项指标看,新订单、积压订单、出口订单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笔者看来,世界各经济体虽然面临经济复苏乏力等问题,但是系统性风险都是揭开,就算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所以一旦获得流动性支撑之后,便快速向上。而中国经济的增长未来既充满着变数,又面临着结构转型的困局,所以造成了中国股市在经济上涨时未必涨,而在经济下挫时却会加速回落。

最后,中国股市之所以熊冠全球,都是因为“重融资,轻回报”的结果。本来中国股市的开设是为了给国企解困,而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只是监管者挂在嘴上说说的而已。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股市的使命是让各大银行能够剥离不良资产从容上市,那幺之前就是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而这次股市IPO重启目的就是加快国企国资改革上市的步伐,当然也是为了地方政府债务证券化做准备。试想在一个“只重融资,轻视分红”的市场中,股市今年会有啥良好表现。

中国股市年年获得全球股市表现垫底的殊荣,一方面与中国人在年末或年初资金面较紧有关,而西方人没此顾虑。另一方面也与我国股市“重融资,轻回报”有关,这样就造成股市投机盛行,涨多了就获利了解,不存在价值投资理念,所以很难会出现像样的长牛。最后,虽然中国经济这十多年来走势亮丽,但是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存在着很多争议,不仅质量堪忧,也存在着很多地方债务、银行坏账、产能过剩等隐患,所以中国股市自然就很难成为经济的晴雨表了。预计2014年股市的表现与2013年相比还会更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