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之评估与效应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之评估与效应
摘要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係首次将我国所有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订于11月29日同日投票;应选出地方公职人员11,114人,种类之多,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有关合併选举的效应,殊值研究。

多种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制不同,竞选型态不同。兹根据选举制度与竞选型态的特性,以及当前地方政治形势,针对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政党如何因应合併选举的特性,採取最适提名与竞选策略,以赢得选举,预作分析。

兹将本文的研究重点摘要如下:

一、所谓「九合一」地方选举,在6个直辖市与3个市为,市长、市议员与里长「三合一」选举;但直辖市之山地原住民区,因地方制度法修正为地方自治团体,其区长与区民代表由选举产生,故为「五合一」选举。在台湾省11个县与福建省2个县为:县长、县议员、乡长、乡民代表与村长「五合一」选举。

二、九合一地方选举,投票率将提高到直辖市、县市长选举的水準。直辖市、县市长候选人可发挥「衣裾效应」,产生拉抬他种选举同党候选人选票的作用。

三、针对SNTV选制,提出政党在各选区最适提名额度之计算公式,并加验证。

四、当前地方政治政党竞争态势:直辖市长、县市长与直辖市议员选举,已呈现两党对决态势,基层选举以无党籍居多,缺少政党竞争。九合一选举能否导向全面政党竞争?端视政党提名策略而定。

五、区别两党的优势选区、边际优势选区,分析多少选票的转移,将导致直辖市、县市长更迭。

六、九合一选举,政党以直辖市、县市长胜选为目标。政党欲求胜选,应有整体的提名与竞选策略,扮演「整合者」的角色。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之评估与效应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係首次将我国所有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订于11月29日同日投票;应选出地方公职人员多达11,114人,种类之多,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有关合併选举的评估与效应,殊值研究。

此次选举不仅关係国民党、民进党未来的政治版图消涨与地方执政权更迭,并对2016年总统与立法委员选举深具影响。就政治意涵而言,此次地方选举为马英九总统第二任的期中选举,也可视为2016年总统与立委选举的前哨战。

2014年九合一选举,政党以赢得直辖市与县市长,取得直辖市、县市行政权为最大目标,其中6个直辖市最为关键。根据2014年4月底人口统计,6个直辖市有16,060,226人,佔全国总人口数23,382,948人之68.6%。

多种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制不同,竞选型态不同。兹根据选举制度与竞选型态的特性,以及当前地方政治形势,针对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政党如何因应合併选举的特性,採取最适提名与竞选策略,以赢得选举,预作分析。

壹、选举项目与名额

台湾地区历年来各种公职人员因任期届满日不同,须分别办理改选,造成选举活动过于频繁。马英九总统执政以来,在政策上将台湾地区的选举渐次修改,合併为中央层级与地方层级两次选举。

在中央层级,首次总统与立委二合一选举,依中央选举委员会之决议,已于2012年1月14日同日举行投票。至于地方层级,七种公职人员合併选举,经中选会决议,订于2014年11月29日办理投票。

台湾地区地方公职选举合併办理,早已有之。最近一轮的合併选举包括:1.县长、县议员与乡长三合一选举,2009年12月5日投票;2.乡民代表与村长二合一选举,2010年6月12日投票。3.直辖市长、市议员与里长三合一,2010年11月27日投票。

一、合併选举项目

依据2014年5 月修正公布之我国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二条规定,地方公职人员包括:直辖市长、直辖市议会议员、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会代表、县长、县议会议员、乡长、乡民代表会代表、村长等九种。选罢法将直辖市的里长与县市的村里长归类为一种选举。所谓「九合一」地方选举係指,这九种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同日投票。事实上,这次九合一地方选举的项目分别为:

6个直辖市与3个市:市长、市议员与里长「三合一」选举。另依2014年1月29日修正公布之地方制度法规定,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为地方自治团体,其区长与区民代表由选举产生,故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为「五合一」选举。

台湾省11个县与福建省2个县:县长、县议员、乡长、乡民代表与村长「五合一」选举。

因此,九合一选举,选民因户籍地不同,可投三张选票或五张选票。选民的投票行为,依政党认同取向的不同,可能採取「一致性投票」,将所有选票投给同一政党的候选人;也有可能採取「分裂投票」,分别投票给不同政党的候选人。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与以往地方选举合併办理,最大的差别在于:首度将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选举,与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选举,合併办理。首度将直辖市与县市地方公职选举,同日投票。桃园县改制为直辖市之首度地方选举,该县原辖之乡镇市因改制为区,不再办理乡镇市长与乡镇市民代表改选。第一届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之区长与区民代表,由选举产生。

二、应选名额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应选名额初估:直辖市长与县市长22人,直辖市议员与县市议员906人,乡镇市长198人、乡镇市民代表2,097人、村里长7,850人,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之区长6人,区民代表35人,合计应选出之地方公职人员超过11,114人。其中,以直辖市6个山地原住民区与13个县办理五合一选举,选举种类与应选名额最多,开票、计票选务作业繁複。

表1:2014年九合一选举各直辖市、县市应选名额一览表
直辖市
县市别直辖市长
县市长直辖市议员
县市议员乡镇市长
乡镇市民代表
村里长台北市162456新北市1661,032台中市163624台南市157752高雄市166893桃园市升格160482基隆市132157宜兰县13412131235新竹县13513144187新竹市133120苗栗县13818193274彰化县15426317589南投县13713163261云林县14320228386嘉义县13718193356嘉义市12484屏东县15533334464台东县13016136147花莲县13313142177澎湖县11965196金门县11964337连江县1942222合计22906198
2,097
7,831
说明:1.本表应选名额係依中选会选举资料库网站彙编。2014年各种选举实际应选名额,因人口数变化或行政区域调整而有不同,以中选会公告为準。
2.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包括:新北市乌来区、桃园市复兴区、台中市和平区、高雄市那玛夏区、桃源区、茂林区。

贰、合併选举对投票率的影响

台湾地区各项公职人员选举总投票率,依据以往资料显示,以总统选举最高,依次为直辖市长、立法委员、乡镇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民代表、而以村里长最低。2012年总统选举总投票率74.38%,笔者预估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总投票率在70%左右。

若有两种或两种以上公职选举合併举行,则这数种选举的投票率接近,如表2所示。此乃因数种选举同日办理投票,选民会同时领取该数种选票。

再者,数种选举合併办理,同日投票,将以行政首长之投票率为準。如:2008年立法委员单项选举政党票投票率58.28%,2012年总统与立委选举合併办理,立委投票率拉高到总统投票率水準74.72%。又如以台北市里长选举为例,2006年单项举办,投票率仅31.07%;2010年三合一选举里长投票率大幅上升至70.72%,提高到与市长、市议员投票率70.65%之水準。另一实例,2002年县市议员与乡镇市长同日投票,投票率57.07%;2005年县市长选举合併县市议员、乡镇市长选举同日投票,投票率上升至67.04%。2009年县市长、县市议员与乡镇市长三合一选举投票率逾63%。由此,皆可证明:直辖市长、县市长有带动合併选举投票率提高之效应。

2010年乡镇市民代表选举总投票率为57.34%,村里长为55.17%。依过去经验推论,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乡镇市民代表与村里长的投票率将提高到县长水準。

表2:2009~2012年各种公职人员选举投票率一览表
项目总统区域立委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直辖市里长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投票日2012.1.142010.11.272009.12.52010.6.12总投票率74.38%74.72%71.48%71.32%71.87%63.34%63.39%6411%57.34%55.17%台北市76.78%76.93%70.65%70.65%70.72%新北市75.90%76.15%71.25%71.29%71.45%台中市75.76%75.97%73.15%73.21%73.31%台南市74.18%74.28%71.01%71.09%71.17%高雄市75.91%76.12%72.52%72.60%72.72%基隆市72.09%72.37%53.04%53.1%39.91%宜兰县72.54%72.17%70.68%70.73%70.75%59.61%59.66%桃园县74.69%75.13%53.73%53.80%53.86%44.50%44.65%新竹县76.07%76.52%69.49%69.53%69.55%55.31%55.39%新竹市75.68%75.86%56.83%56.93%32.12%苗栗县74.63%74.84%68.28%68.32%68.35%64.00%64.08%彰化县73.46%73.54%65.56%65.59%65.61%62.27%62.32%南投县71.13%71.49%67.75%67.76%67.77%59.70%59.75%云林县68.92%69.04%64.61%64.64%64.65%65.03%65.17%嘉义县72.48%72.63%75.29%75.30%75.31%67.23%67.52%嘉义市73.53%73.65%66.96%66.99%41.35%屏东县72.67%73.01%68.09%68.13%68.15%62.22%62.29%台东县61.79%65.22%61.88%61.90%61.90%60.10%60.17%花莲县64.64%66.76%59.47%59.52%59.55%50.28%50.38%澎湖县59.01%59.22%63.33%63.36%63.35%60.44%60.52%金门县46.67%47.39%53.80%53.82%53.84%42.89%42.75%连江县65.79%66.34%72.25%72.26%72.22%61.56%66.75%说明:本表依中选会选举结果资料库资料彙整

上述经验,笔者预估2014年各直辖市长的投票率在70~75%之间,各县市长的投票率在55~75%之间,则乡镇市民代表与村里长选举的投票率预估将增加5~10%;基隆市、新竹市与嘉义市,里长选举的投票率预估将增加20~25%。

九合一选举,投票率提高,增加的选票多係为了投给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并非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或村里长候选人所能动员。这部分的选票,有赖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透过政见诉求,直接诉诸选民,争取支持。

因此,九合一选举,主要政党提名的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应该要发挥「母鸡带小鸡」的「衣裾效应」[1],拉抬他种选举同党候选人选票;而不可能是由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或乡镇市长、村里长等候选人拱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当选的「众星拱月」。所以,政党对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的提名人选,在九合一选举至关重要。

选举依投票结果候选人得票数高低决定胜负,因此,投票率高低是影响选举结果的变数之一。以2010年5都选举为例,台中市长投票率高达73.15%,为5都之冠,结果胡志强以领先31,926票当选,高投票率明显有利于胡市长。另以2012年总统选举为例,泛蓝执政县市之投票率多高于总投票率,新北市还奖励投票,有利于增加马英九得票。反观民进党执政县市除高雄市外,投票率低于总投票率,不利于蔡英文得票。

参、选举制度与竞选型态

我国地方公职多种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举制度不同,竞选型态随之而异。
2014年地方公职人员选举,依选举制度之不同,可分为两类:

一、单一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

直辖市长、乡长与村里长选制属之。单一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候选人以得最高票者当选,即「领先者当选」。

在这种选制下的竞选型态,大多数选区将趋向于两位主要候选人竞争,形成两党或两强对决,当选者得过半数票;少数选区三足鼎立,候选人只要领先第二名即可当选。单一名额选举,政党须集中票源支持一位候选人,并避免同党有人违纪参选。

由于单一名额选区仅有一人当选,选民为避免「浪费选票」,可能採取策略性投票行为,支持有当选机会的候选人,即所谓「弃保效应」。此种选民心理,也导致单一名额选区形成两位主要候选人竞争的局面,第三名可能被放弃。因此,单一名额选区对小党或无党籍候选人不利,除非两大党之一礼让并支持,或该候选人在选区形成局部优势,或两大党都不提名,始有当选机会。

二、多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

直辖市议员与乡镇市区民代表选制属之。多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又称为「单记非移让式投票法」,候选人以得票顺位在应选名额以内者当选,而非依政党得票比率分配席次。由于一个选区应选多名,除两党外,小党与无党籍候选人也有当选空间。

这种选制非依政党得票比例分配席次,其竞选型态有一特点是,大党在相同的得票水準下,为达成当选席次数极大化目标,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并须平均配票、分散票源。小党在每个选区亦可提名一人参选,只要得票在应选名额之内,比落选者多得一张票,即可当选一席,因此,Lijphart认为,SNTV有利小党。[2]

适量提名:

SNTV选制,在竞选活动上可能会造成候选人与其所属政党之间的目标呈矛盾对立状态。亦即候选人为求当选,将寻求得票数极大化,以提高相对当选机会;而政党的目标,则希冀当选席次极大化。如何缓和或化解彼此矛盾、紧张状态,关键在于政党的提名策略,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

SNTV选制,政党最适提名额度如何计算?SNTV选制係以候选人得票顺位在应选名额以内者当选,而非依政党得票比率分配席次。这种选制,候选人无法当选的最高门槛即「排除门槛」,出现在该选区总票数由应选名额+1个候选人平分,须以抽籤决定谁当选。以总票数100张,应选3名,5人参选之选区为例,排除门槛出现在4人同票1人0票的组合{25,25,25,25, 0}。排除门槛=V/。候选人只要再得一张票,跨越排除门槛就稳当选,如上例{26,25,25,24,0},即「胜利门槛」=V/+1。胜利门槛就是政党比例代表制中分配一席的「朱普商数」。如将得票数改为得票率,则V=ΣVi=1,排除门槛=1/。

一个预估得票率Vi之政党,其最适提名额度,依笔者研究所得之计算公式为:[3]

Vi÷[〕=Vi×

为该选区的排除门槛)

政党以所得之积数之整数+1,为该选区最适提名额度。因此,政党如何準确预估在各选区的得票率,成为决定各选区提名额度的关键。

平均配票:

政党为避免因少数人得票偏高成为「吸票机」,致影响他人当选,而浪费选票,应将政党的票源平均分配给提名的候选人。配票方式有多种设定:1.依地区配票:划分责任票源区;2.依功能配票:如眷村或派系支持对象;3.依选民某一特徵配票:如:男女、出生月份、身分证尾码等。

以2010年台北市议员选举为例,如表3,国民党在各选区皆适量提名,并平均配票,提名33人,当选31人,赢得过半席次。民进党在第1,3,4,6选区过度提名,当选席次滑落,提名30人,当选23人。此次台北市议员选举,国民党以44.93%得票率,获得50%席次;民进党以36.39%得票率,获得37.10%席次;议席红利=得席率-得票率,国民党5.07%>民进党0.71%。整体提名策略,国民党优于民进党。

表3:2010年台北市议员选举结果验证表
选举区别应选
名额
得票率积数
Vi×最适提名额度提名
人数当选
席次国民党民进党国民党民进党国民党民进党国民党民进党国民党民进党11226.97%39.8%3.55.24647352947.2%34.3%4.73.454544431048.8%36.8%5.44.06465634844.2%47%44.24445435845.6%36.5%4.13.344444461358%28%8.13.98485847153.2%1.11110108158.0%1.2111010合计6244.93%36.39%332833303123
综上所述,2014年九合一选举,依行政层级不同,可将选区应选名额、选举制度与竞选型态,归纳如下,并彙整如表4。

    选区应选名额:直辖市长、县市长:一名→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多名→乡镇市长、山地原住民区长:一名→乡镇市民代表、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多名→村里长:一名。当选规则:直辖市长、县市长:FPTP→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SNTV→乡镇市长、山地原住民区长:FPTP→乡镇市民代表、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SNTV→村里长:FPTP。竞选型态:直辖市长、县市长:选票集中→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选票分散→乡镇市长、山地原住民区长:选票集中→乡镇市民代表、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选票分散→村里长:选票集中。

表4:九合一选举选举制度与竞争型态模式彙整表
项目直辖市长
县市长直辖市议员
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选区应选名额一名多名一名多名一名当选规则FPTPSNTVFPTPSNTVFPTP竞选态势选票集中选票分散选票集中选票分散选票集中
肆、当前地方政治形势

为分析2014年九合一选举,应先了解当前地方政治形势或生态。根据最近一轮地方选举包括,2009年12月县长、县议员与乡长三合一选举,2010年6月乡民代表与村里长二合一选举,2010年11月直辖市市长、市议员与里长三合一选举,从选举结果政党当选人数分析当前地方政治形势。

表5:2009~2010年地方选举政党当选人数一览表
直辖市县市别直辖市、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总
额国民党民进党无党等总额国民党民进党无党籍总额国民党民进党无党等总
额国民党民进党无党等台北市623123845624741168新北市6630288103235525652台中市6327241262422718379台南市5713271775212440588高雄市662928989324296555小计31413013054375711952202342基隆市32209315795161宜兰县341715212642131442265235344197桃园县60301713137242259338944821540328新竹县35232101311021448425818794093新竹市331271412027093苗栗县3820414181404193693121274910183彰化县542614142615293176022235589736510南投县371551713814163494110261607194云林县431313172026122281516197386144368嘉义县371016111858519327211453562510321嘉义市2486108430549屏东县552512183312101133464362344646214388台东县3022171614021366816714776071花莲县33255313121014292347177114162澎湖县19102765015171439624072金门县19901066004326017373205连江县94054400221705221804小计59228912817521112134562322715169143840741023522999说明:1.本表依中选会选举结果资料库资料彙整
2.因台南市议会议长选举跑票,国民党曾开除10位台南市议员党籍。
3.「无党等」係以无党籍佔绝大多数,其他政党佔少数。

1.直辖市长、县市长:5个直辖市与17个县市共选出22人,国民党当选15人,民进党6人,无党籍1人。竞争型态,除花莲县、金门县与连江县民进党未提名外,已导向两党对决。

2.直辖市议员:5个直辖市议会共选出314人,国民党与民进党各当选130人,亲民党4人、新党3人与台联2人,无党籍45人。竞争型态,已导向两党竞争,但小党与无党籍仍有当选空间。

3.县市议员:17个县市议会共应选592人,国民党当选289人,民进党当选128人,台联3人、亲民党1人与劳动党1人,无党籍170人。当选席次数比较,国民党>无党籍>民进党。竞争型态,显係国民党、无党籍与民进党三股势力竞争的局面,并非两党竞争。

从县市分析,国民党在基隆市、宜兰县、桃园县、新竹县、苗栗县、台东县、花莲县、澎湖县等8县市议会得过半席次;其余9个县市未过半,其中以新竹市、南投县、云林县、嘉义县、嘉义市约三、四成偏低。

反观,民进党席次仅在宜兰县、嘉义县议会达三分之一,9个县市议会得个位数席次,金门县与连江县无人当选。

4.乡镇市长:14个县共选出211个乡镇市长,国民党当选121人,民进党当选34人,无党籍56人。竞争型态,係国民党、无党籍与民进党竞争的局面,并非两党竞争。

2009年乡镇市长选举,国民党总当选席次虽过半,但云林县应选20人仅当选2人,嘉义县应选18人仅当选5人,屏东县应选33人仅当选12人,显然偏低。

民进党在宜兰县当选4人、云林县当选6人、嘉义县当选8人、屏东县当选10人,是该党乡镇市长当选较多的县,此一情况,或许与这4个县长由民进党当选有关。但民进党在新竹县、苗栗县、台东县、澎湖县、金门县与连江县等6个县,无人当选。

5.乡镇市民代表:14个县共选出2322人,国民党当选715人,民进党当选169人,亲民党1人,中华统一促进党1人,无党籍1,436人,以无党籍佔绝对多数,国民党佔三成,民进党少数,未形成政党竞争局面。

从县别看,国民党籍乡镇市民代表,仅在新竹县、台东县、花莲县、金门县与连江县等5个县得过半数席次,其余9个县偏低。民进党在新竹县、苗栗县、南投县、台东县、花莲县、澎湖县等6个县,仅得个位数席次,金门县与连江县甚至无人当选。

6.村里长:

5都里长:5都里长总额3,757人,国民党当选1,195人,民进党当选220人,其他政党当选1人,无党籍当选2,341人。

县市村里长:17县市村里长总额4,074人,国民党当选1,023人,民进党当选52人,无党籍当选2,999人。

目前村里长的政治生态,国民党在台北市、基隆市、新竹县、台东县、花莲县、金门县与连江县等7县市得过半席次;其他15县市,以无党籍佔多数,国民党与民进党仅佔少数的局面。

民进党在桃园县、新竹县、新竹市、苗栗县、台东县、澎湖县、金门县与连江县等8个县市,未有里长当选,在基隆市、宜兰县、彰化县、南投县、嘉义市、花莲县等7个县市,里长仅当选个位数。

综上所述,2009~2010年地方选举,两党在直辖市长、县市长与直辖市议员选举,竞争激烈,政党对决态势明显,小党及无党籍空间有限。但在县市议员、乡镇市长选举,无党籍当选人数已超越民进党;乡镇市民代表与村里选举,无党籍当选人数更超越国民党,居领先地位。由此可见台湾地方政治政党竞争态势,係由上往下发展。2014年九合一选举能否导向全面政党竞争?端视政党提名策略而定。

当前台湾地方政治生态显示,目前两大党基层经营皆未扎实,尚有发展空间,尤其民进党在乡镇市与村里之基层政治势力偏弱,对2012年总统大选得票显有影响。基层实力不强,是民进党检讨2012年总统败选的原因之一。

伍、直辖市长、县市长竞争态势分析

2014年九合一选举,政党为争取地方执政权,以赢得直辖市长与县市长为首要目标。兹根据2009 & 2010年直辖市、县市长选举与2012年总统选举结果,分析政党竞争的各种可能情况。

一、蓝绿政治版图消涨

自2009 & 2010年直辖市、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取得大多数席次;嗣又历经2012年总统与立委合併选举,蓝绿政治版图已有消涨,但大致上仍维持「北蓝南绿」态势,如表6。

2012年总统选举结果,马英九总统在15个县市领先,7个县市落后。落后的7个县市中,台南市、高雄市、宜兰县、云林县、嘉义县与屏东县为民进党执政,只有嘉义市为国民党执政。

由此可见,直辖市、县市执政版图与总统选情有关;亦可预判,2014年地方选举民进党执政县市似难以撼动,嘉义市长由蓝转绿可能性大增。

表6:2012年总统与2009~2010年直辖市、县市长选举结果彙整表

项目

县市
别2012年第13任总统副总统选举2009~2010年直辖市、县市长选举马英九、吴敦义蔡英文、苏嘉全马英九

蔡英文中国国民党民主进步党国民党

民进党中国国民党民主进步党得票数得票率得票数得票率得票率差得票数得票率得票数得票率得票率差合计6,891,13951.60%6,093,57845.63%5,463,57045.75%5,755,07948.19%台北市928,71757.87%634,56539.54%+18.33%797,86555.65%628,12943.81%+11.84%新北市1,245,67353.73%1,007,55143.46%+10.27%1,115,53652.61%1,004,69247.39%+ 5.22%基隆市128,29459.29%79,56236.77%+22.52%86,00155.11%65,67342.08%+13.03%桃园县639,15157.20%445,30839.85%+17.35%396,23752.22%346,67845.69%+ 6.53%新竹县190,79765.76%89,74130.93%+34.83%97,15138.49%77,12630.55%+ 7.94%新竹市134,72857.43%92,63239.49%+17.94%92,66755.63%68,88241.32%+14.31%苗栗县206,20063.85%107,16433.18%+30.67%181,25663.79%95,46933.60%+30.19%台中市792,33452.16%678,73644.68%+ 7.48%730,28451.12%698,35848.88%+ 2.24%彰化县369,96850.58%340,06946.49%+ 4.09%346,64454.86%275,85043.65%+11.21%南投县158,70354.63%123,07742.37%+12.26%136,95150.87%107,02339.75%+11.12%云林县159,89141.67%214,14155.81%-14.14%121,83234.63%229,95865.37%-30.74%嘉义县120,94639.04%181,46358.58%-18.94%128,97340.67%177,33355.92%-15.25%嘉义市69,53546.27%76,71151.04%- 5.37%69,96253.31%61,26846.69%+ 6.62%台南市435,27439.80%631,23257.72%-17.92%406,19639.59%619,89760.41%-20.82%高雄市730,46144.19%883,15853.42%- 9.23%319,17120.52%821,08952.80%-32.28%屏东县211,57142.93%271,72255.13%-12.20%185,38440.67%270,40259.33%-18.66%宜兰县115,49644.89%135,15652.53%- 7.64%112,49745.74%133,44054.26%- 8.62%花莲县118,81570.30%43,84525.94%+44.36%38,60325.44%0+25.44%台东县72,82366.47%33,41730.50%+35.97%56,35452.59%50,80247.41%+ 5.18%澎湖县22,57949.76%20,71745.65%+ 4.11%22,66449.37%22,06948.07%+ 1.30%金门县34,67689.24%3,1938.22%+81.02%14,26937.28%0+37.28%连江县4,50786.61%4188.03%+ 8.58%5,40498.58%0+98.58%
二、2014年直辖市长与县市长两党竞争态势分析

兹依据表6两项数据:1.2009~2010年直辖市、县市长选举两党候选人得票率相差,2.2012年总统选举两党候选人在各县市得票率相差。以这两项数据为标準,将国民党、民进党的政治势力版图区分为:

1.优势县市:两党得票率差距超过10%以上。
2.边际优势县市:两党得票率差距在0~10%以内。
3.劣势县市:国民党执政,但总统得票落后民进党。
上述两党政治势力版图分类,再依现任者可否竞选连任作分隔,如表7,可更清楚地看出2014年直辖市长、县市长两党的竞争态势。

表7:两党地方政治势力版图与竞选态势一览表
状况 分
类国民党执政民进党执政可
竞选连任不可
竞选连任可
竞选连任不可
竞选连任优势县市桃园县、新竹县、
新竹市、台东县、
金门县、连江县台北市、
基隆市、
苗栗县、
南投县台南市、嘉义县云林县、
屏东县边际优势县市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
澎湖县高雄市、宜兰县劣势县市嘉义市说明:花莲县为国民党优势,县长无党籍,未列入。

由表7可看出,两党共有14个「优势」县市,2014年仍维持由各该党当选机率很大,但其中有6个县市长不可竞选连任,须另推候选人,仍有换手风险。此外,两大党针对「优势县市」,要预防党内或泛蓝、泛绿有实力人士参选,避免造成「三足鼎立」之势。

至于「边际优势」县市与「劣势」县市包括,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澎湖县、高雄市、宜兰县与嘉义市等7个县市,最有可能成为两党攻防目标。

因此,两党设定的战略目标:国民党为「稳住北部、固守中部、突破南部」;民进党为「巩固南台湾、扭转中台湾、前进北台湾」。

三、两大党得票转换

2014年直辖市长、县市长选举结果:如两大党得票率转换在5%左右,将导致「边际优势县市」换手易位。这些县市包括: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南投县、澎湖县、高雄市、宜兰县等,因此,民进党以争取中部县市包括台中市、彰化县、南投县胜选为进取目标。如两大党得票率转换超过5%,将造成优势县市也换手,导致整个选局「崩盘」或「压倒性胜利」。

因各直辖市、县市长候选人个人魅力,现任者执政绩效等因素不同,预判两大政党在各直辖市、县市得票率转换将不一致,因此,选举结果,换手易位的县市,并不一致。

目前国民党执政绩效不彰,整体社会氛围不利国民党,政党认同浮动的选民或中间选民,部分可能不会再支持国民党,政治钟摆似有朝向民进党靠拢的迹象。因此,民进党中央设定,2014年该党的竞选目标,以「六都赢三都以上,县市长过半」为胜负的分隔线。

此外,第三势力如「公民运动」透过网路串连,对2014年九合一选举的影响,亦值得关注。

陆、政党的竞选策略

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应选名额多达11,114人,政党为争取胜选,扩大地方执政权,应有整体的提名与竞选策略。

一、提名策略

直辖市长、县市长

2014年九合一选举,是地方执政权的争夺战。国民党与民进党对决的焦点,在于直辖市长、县市长。尤其6个直辖市人口佔全国68.6%,成为两党攻防的选区,两党对6个直辖市长候选人之提名,将影响整体选情。

此次直辖市长、县市长应选22人,国民党与民进党应以全额提名为原则,以争取地方执政权。现任者有执政优势,应可获政党提名竞选连任;对于现任不能再参选,以及对手政党执政之县市,政党应提名最具实力、最有胜选希望的候选人;优势县市应预防党内实力人士违纪参选,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造成瓜分票源情事。

民进党制定「2014年直辖市暨县市长提名特别办法」,第一波提名已于2013年11月公布6个执政之直辖市长、县市长与南投县长提名名单,第二波于2013年12月完成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以民调方式初选提名。至于台北市长提名另订在野整合方案,採两阶段「与对手对比题型」之民调,第一阶段先产生民进党人选,第二阶段再与在野非民进党籍参选人协调。截至2014年5月底,民进党还有台北市、新竹县、新竹市、花莲县、金门县与连江县尚未完成提名。

国民党依其提名作业要点,已于2013年12月公布第一梯次县市长提名名单包括新竹市、云林县、台东县与金门县。2014年1月完成第二梯次县市长提名包括基隆市、南投县与高雄市。截至2014年5月底,国民党还有新北市、嘉义县、花莲县、澎湖县尚未完成提名。

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

直辖市、县市议员选举属多名额选区SNTV选制,政党为求当选席次极大化,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并平均配票,让候选人都有当选机会。在此种情况下,才能寻求直辖市长、县市长候选人与直辖市、县市议员候选人之间联合竞选。至于小党在每一选区亦可提名一人参选。

政党对直辖市、县市议员候选人之提名,无论以协调或初选产生,现任者较具优势,除现任议员外,在适当提名额度内,亦可鼓励形象清新的候选人争取提名,以吸收游离票与政党认同票。

两党为争取议长、副议长职位,可能会以议员当选席次过半为目标,惟各选区仍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否则可能损失应得席次。

例如,2009年国民党在花莲县、台东县、基隆市、新竹县等4个县市议会提名人数超过应选名额。超额提名违反依实力适量提名原则,必定引发候选人同室操戈。县市议员超额提名,不仅无助于提升县市长当选机会,反而会牺牲原应可当选的议员席次。

2014年民进党决定,针对执政县市的议会採取过半数提名,以得议会席次过半为目标。各选区的提名人数,以「现任人数+1」或「不少于上届」为原则。依该党「公职候选人提名条例」规定,直辖市议员之提名名额,由直辖市党部建议,中央执行委员会如不接受其建议,须由出席委员三分之二以上议决。县市议员之提名名额,由县市党部呈送中央党部核备,中央执行委员会如不接受,须由出席委员三分之二以上议决。

乡镇市长、山地原住民区长

乡镇市区长选举属单一名额选区,政党的提名策略是,每一乡镇市区皆可提名一人参选,以发挥整体战力。现任可竞选连任者,以优先提名为原则。

乡镇市区长候选人提名,应避免下列情事:

1.超额提名,引发同室操戈的局面。2009年乡镇市长选举,国民党在6个县有超额提名情事,新竹县、苗栗县、台东县、花莲县、金门县、连江县。

2.开放参选,导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2009年乡镇市长选举,国民党在中坜市、彰化市因协调不成而提名2人参选,与民进党候选人竞争,结果中坜市长虽由国民党当选,但彰化市长却由民进党当选。

超额提名或开放参选,把原本应在提名阶段解决的党内竞争问题,递延到正式选举,显示国民党的提名机制未能发挥应有的规範作用。

乡镇市民代表、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

乡镇市区民代表属多名额选区SNTV选制,每个选区政党应依实力提名,但现任以无党籍佔绝对多数,在现任者较具优势的情况下,各政党可考量在每一个选区至少提名一位候选人,以争取游离票与政党认同票,藉以培植未来县市议员、乡镇市区长候选人。

有关乡镇市区民代表候选人之提名,国民党与民进党都是由县党部负责。

村里长

村里长选举属单一名额选区,依理每一村里,两大党都可各提名一人参选,惟现任以无党籍人士居多,如国民党与民进党皆提名候选人,可能会与无党籍现任者,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目前全国村里数有7,850个,其中国民党籍村里长有2,219人佔28.2%,民进党籍仅272人佔3.4%,两党的提名目标无论订在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皆需物色大量的候选人。因此,国民党曾规划办理基层经营研讨会,培训有意参选村里长的党员。[4]

有关村里长候选人之提名,国民党与民进党都是由直辖市、县市党部办理。

民进党于2013年11月通过「2014年提名作业配套方案」,针对入党未满两年之第三、四、五类现任公职人员或上届落选的新进党员,不受提名须入党满两年的党龄限制,得于2013年12月31日前办理参选公职的意愿登记,将可获得徵召提名。此举似有吸纳其他政党与无党籍现任者之意图,有53人登记,其中以台南市最多有35人。[5]笔者以为,此举以吸纳基层村里长为主,其成效不彰。

二、政党提名风险

依据选罢法第113条规定,政党推荐之候选人,犯相关法条之罪如贿选,经判刑确定者,按其确定人数,各处推荐之政党新台币5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之罚锾。

九合一地方选举,应选名额超过11,114人,相当庞大;而且基层选举包括乡镇市区长、乡镇市区民代表与村里长之提名,国民党与民进党的提名办法都规定由直辖市、县市党部办理,尤应审慎提名,核发政党推荐书,避免因提名之候选人犯罪,致政党遭连坐罚锾。

据报导截至2012年12月,因提名的候选人贿选被法院判刑定谳,政党遭连坐罚款的裁罚案,国民党有57件,占总件数68件的84%,累计罚款金额为四千五百五十五万五千元。[6]

因此,有关政党提名候选人,除胜选考量外,亦应端正选风。

三、竞选方式

九合一地方选举,政党应扮演「整合者」的角色。直辖市、县市长竞争激烈,政党旗帜鲜明,可能带动整体竞选导向全面政党竞争,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对决之态势。

合併选举,政党以直辖市长、县市长胜选为目标。政党欲求胜选,应有整体竞选策略的思维。

直辖市、县市长候选人应做好「领头羊」角色,与同党或无党籍他种选举候选人联合或结盟竞选,发挥「衣裾效应」。

两种动员途径:

第一种途径:利用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村里长候选人,在竞选时各自布建的桩脚,以及人脉关係作为动员系统,负责巩固基本盘;再由直辖市、县市长候选人争取游离选票。此为国民党常使用的动员途径。

第二种途径:利用直辖市、县市长候选人以政见诉求、个人魅力,以及政党认同等,直接诉诸选民支持,并拉抬同党他种选举候选人得票。以往民进党候选人多採用此种竞选方式。以2009年基隆市长选举为例,民进党候选人虽未当选市长,因与议员採取「联合竞选」策略,发挥「衣裾效应」,议员提9人全数当选。

2014年5月民进党主席改选,蔡英文当选。蔡英文必利用此次九合一地方选举之辅选机会,带动该党声势,进而为争取2016年总统大选舖路。

柒、结语

2014年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是马总统第二任的期中选举,施政绩效的检验,亦可视为2016年总统与立委选举的前哨战。这次选举结果,如解构了北蓝南绿的政治版图,将影响2016年总统与立委选举,以及往后十年台湾的政治生态。因此,这将是一场关链性的选举,其结果与政治效应,值得密切观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书目
中央选举委员会,选举资料库网站。
谢相庆,2000,〈我国立法委员选举制度及其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林继文主编,《政治制度》,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印行,PP.317~360。
谢相庆,2008,〈我国公职人员选举投票率及其对选举结果之影响〉,于2008年台湾政治学会年会暨《全球竞争.民主巩固.治理再造》学术研讨会发表,2008年11月22日。
谢相庆,2010,〈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之影响分析—以我国2009年县市长、县市议员与乡镇市长选举为例〉,于2010年中国政治学会年会暨《能知的公民?民主的理想与实际》学术研讨会发表,2010年.11月6日。
谢相庆,2011,〈2010年台湾5都公职人员选举之分析〉,于2011年台湾政治学会年会暨「辛亥百年与两岸政治发展」学术研讨会发表,2011年11月13日。
谢相庆,2013年3月,〈合併选举及其影响—2014年台湾七合一选举〉,《2013年台湾展望》,财团法人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出版,pp.33~46。
Lijphart, Arend. 1984. “Trying to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 Semi-Proportional and Mixed Systems”in Arend Lijphart & Bernard Grofman, eds. Choosing an Electoral System: Issues and Alternatives, New York: Praeger. Pp.207~213.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oattail effect”. [1]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oattail effect”. [2]Lijphart, Arend. 1984. “Trying to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 Semi-Proportional and Mixed Systems”in Arend Lijphart & Bernard Grofman, eds. Choosing an Electoral System: Issues and Alternatives, New York: Praeger. Pp.207—213. [3]请参阅谢相庆,〈我国立法委员选举制度及其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林继文主编,《政治制度》,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印行,第337~338页。 [4]曾永权,于国民党19全大会党务报告提出。 [5]2014年1月13日自由时报报导。 [6]2012年12月13日自由时报报导。